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法制更多新闻 > 正文
中经搜索

假证医生治死桐庐老人 “李鬼证书”为何屡禁不止

2019年03月15日 07:35   来源:钱江晚报   记者 俞任飞 通讯员 李增旭

  各类“医师资格证”以900-1600元不等价格买卖,假证医生治死桐庐老人

  “李鬼证书”为何屡禁不止

  记者联系了一家证书代理,其表示可以做100多种证书。

  一年一度的3·15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

  3·15晚会成为打假盛会,至今已有28年。2017年,3·15晚会曝光了一条月嫂证黑色产业链。节目中,杭州某家政公司声称,只需缴纳650元,即可办理一张“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管理中心”颁发的金牌月嫂证。

  当时曝光之后,这家家政公司在次日“关门大吉”,随之而来是整个家政服务行业的自查整改。

  但钱报记者调查发现,至今,各类“李鬼证书”,和背后的办证机构,依然猖獗。

  花350元就能办张火疗资格证

  今年1月,因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火遍全国的某火疗馆,在相关部门介入下被纷纷取缔。

  据媒体报道,天津老人杜玉青常常光顾的火疗馆,也关门了。房里原本摆着的单人床和宣传画册消失一空,那些之前还卖着保健产品的“老师”也立马断了联系。

  更让杜玉青苦恼的是,原本想要靠火疗挣钱养老的她,有些骑虎难下。去年12月,杜玉青缴纳了一笔加盟费和培训费,结果,“刚考下的火疗证还没捂热乎,就出事了”。

  这张黑色的“火疗证”,封面烫着“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卫生专业技术证书”几个金字,是杜玉青花了350元,跟着一位“老师”陆续学了一年,才办出的。

  杜玉青的遭遇并非偶然。就在去年,冠着“今后康复理疗也必须持证上岗”等标题的文章,开始频繁出现在老人们的手机中。

  “推拿按摩、艾灸、刮痧、拔罐等,其疗效与操作者的技能高低有直接关系,这使得‘全国科技人才培养机构’和‘中华医药学会’等机构颁发的资格证书,含金量更高了。”当时,不少网文称,目前经全国科技人才培养机构审批同意,目前特有一批卫生专业技术证书,可依规定为报名学员简化办理手续,“确保手续齐全20日后出证”。

  从“中医外治理疗师”到“中医艾灸理疗师”的各类职业资格证书,被以900-160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

  为了增加可信度,这些推送文章大多拍着胸脯保证,该证书是“中国科技人才培养管理中心颁发,当地卫生部门备案,国家承认的从业资格证书”。

  而实际上,这些证书并不合法,只是一门生意。

  专门拉人买课买证的传销组织

  2018年12月,广东湛江警方破获了一起新型组织、领导传销案件。自2016年8月起,传销组织以“深圳市帮扶农商贸事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帮扶公司”)为依托,打着“双创扶贫”“帮扶农商贸”的幌子,做着传销的勾当。

  张勇(化名)就是其中一员。

  2016年10月底,他加盟了“帮扶公司”,注册成为了公司“双创帮扶”系统的一名“创客”。

  至于“双创帮扶”项目,按公司说法,是为了“帮助数百万复转军人和大学生创业、创新,做创客”。

  在网上,还能找到不少所谓“双创帮扶”项目的对外宣传。在介绍里,这些公司大多宣称已与多个国家部门合作,目标是通过众筹投资,激活大量沉淀的专利产品与专业项目。

  对张勇而言,他要做的很简单——拉人买课。只要有人购买1000-10000元不等的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课程,成为“创客”,他就能获得返利。在帮扶公司内部,“创客”分多个等级,想成为下一阶的“优秀创客”,张勇必须购买更多课程,获取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创新创业专业技术证书。

  对张勇来说,购买课程之后并不意味着真正接受培训,其本质是收取“入门费”。2016年12月,他缴纳20万元,成为广州市白云区的创新创业培训代办点,为下线“创客”颁发专业技术证书。

  5个多月的时间,他发展下线“创客”408人。直到被捕时,办公室里还有9张专业技术证书,没来得及颁出。

  “被告人张勇(化名)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去年9月,张勇一案二审,他难逃牢狱之灾。

  医死人的假证医疗师

  2017年7月,桐庐人张淳(化名)的父亲去世了。让张淳更愤怒的是,为了治病父亲花费逾15万元在桐庐微霸顺势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势公司”)接受治疗,但一年来不仅未有缓解,反而加剧了病情。

  张淳的父亲患有糖尿病。从2016年起,在顺势公司法定代表人方德忠的建议下,张淳父亲开始停用胰岛素,接受他的顺势治疗。

  方德忠本人介绍中,其除了拥有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颁发的顺势医疗师(高级)、中医顺势药剂师(高级)等多个头衔外,还被该工程专家组特聘为“中医顺势医学培训指导中心”主任,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中医宁养师和临终关怀师专业技术培训工作。

  而方的顺势治疗,他称作是将中医原理和顺势疗法融合、创新,生产加工新药物可以安全、无毒无副作用地解决高血压、糖尿病、乙肝等各类慢性疾病。此外,新疗法的最大功效,是可以治疗被称为“癌中之王”的胰腺癌。

  经过2个月的治疗,张淳父亲血糖急剧升高,体重骤减,医院诊断其为胰腺癌、胆管癌。由于不愿化疗,医院只能建议张淳父亲吃药控制,定期复查。

  “我爸在上海住院期间,方德忠打过几通电话,说他那可以根治癌症。”拗不过求医心切的父亲,出院后张淳陪着父亲在顺势公司购买了3万元一个疗程的胰腺癌特配药。“肯定不信啊,但我爸说这是他最后的希望,我们只能满足他。”

  前后五次疗程,张淳父亲的病情再度加重。而张淳这时候才得知,所谓的特配药,是方德忠以病人家属名义,从石家庄傅山中医肿瘤医院处配得的几种中药辅助药物。

  “原本十几块钱的药,冒充特配药,翻了不知道多少倍卖给我爸。”方德忠的治疗,当然难以见效。在服用了1323支康泰安口服液、785支圣液口服液、370粒延香镇痛胶囊、610粒丹莲安神胶囊后,张淳父亲在顺势公司昏迷。

  2018年7月及11月,经两次审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方德忠在未取得标准、无从业资格的情况下,为身患癌症的患者提供相关服务,违反公序良俗,令其返还相关费用。

  尽管法院已经判定,但在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网站的管理人员名单里,方德忠的名字至今仍在副主任一栏里。

  从月嫂、火疗、传销,再到非法行医,多起事件背后都有“李鬼证件”的影子。而几乎所有假证的来源,都指向一家机构——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

  “李鬼证书”产业链:“科技人才工程”能办出181项证书,而国家发布的仅139项

  这家包办一切证书的公司啥来头

  201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更新了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共计139项。

  有需求就有市场,虚构职业证书骗钱的勾当一直存在。“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以下简称“科技人才工程”)就是其中集大成者。

  该工程都自称是配合国家政策的全国性、公益性教育培训项目。但这项“公益性项目”,目前却在全国各地招收代理,有偿颁发各类证件。

  钱报记者调查发现,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共可颁发数百类证件,范围涵盖中医健康、家政养老、土建房产等多个方面。

  从2010年开办以来,尽管不断被曝光,但“科技人才工程”依然过得滋润。这背后,是一条怎样的“李鬼证书”产业链?

  “煞有介事”的官网

  只要在网上搜索“科技人才”,头几条信息里就会跳出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的“官方网站”——科技人才网。

  无论首页上中国轮廓为背景的蓝红色图标,和内含GOV字样的域名,都让这家网站乍看之下很“官方”。

  在介绍中,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被描述为是配合“国家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建设而设立”的全国性、公益性教育培训项目。该项目具体由中国西部开发促进会和威海市轩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轩艺公司”)具体负责展开,并由全国科技人才培养机构管理中心主管业务。

  但在中国社会组织查询平台中,记者并未找到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的相关组织。

  而网站上“煞有介事”附上的管理人员名单,也让人生疑。据天眼查显示,所谓的“管理中心主任”丛培森,是注册地为山东威海的轩艺公司的前执行董事。而目前的轩艺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刘海林,同时是管理中心的常务副主任。事实上,轩艺公司也只有这两位股东,其注册资本不过5万元。

  而当钱江晚报记者向另一家负责机构——中国西部开发促进会询问时,负责人明确表示,“几年前是有过合作,但早就停止了,目前这些项目都是这家公司个人行为。”她特意指出,合作终止时,西部开发促进会还曾在当地主流媒体上刊登过启事。

  尽管整个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更像一家民间机构,但冠有“科技人才”发文字号的各类人事变动、机构更改等通知,正推动着这桩“生意”越做越大。

  譬如,2017年一则《关于做好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第二阶段工作任务》的通知强调,要“努力开拓互联网+创新创业急需专业,加强中医传承,民族中医、保健养生培训力度。做好养老服务业、现代服务业的综合培训。”

  而在2019年的最新一条通知里,记者看到,仅去年一年,全国就有近300家培训基地,在科技人才工程的授权下,开张招收培训学员。

  从中医诊疗到汽车估损,啥证都能办

  翻阅科技人才网信息,在管理人员的“不懈努力”下,类似“乳房疗愈”“武场指导师”“基因健康管理师”“临终关怀师”等一大批专业技术培训在近几年通过批复,开始招生培训。

  网站介绍里,写明科技人才工程开设有从卫生健康、餐饮、家政,到农林、土建等20几大类专业的职业培训与证书颁发。

  钱江晚报记者在网上联系到北京的一位证件卖家。他自称来自全国人才认证办理中心,可办理科技人才工程的所有证件。随即,他给记者发来了一份明细表,表格共分22类专业,共181项证书,每项证书均含高、中、初三级。

  明细表上的专业证书,从“中医诊疗师”到“汽车估损师”,从“企业策划师”到“器乐指导师”,职业跨度极大。甚至还有诸如“电疗养生师”“智能楼宇管理师”等,记者从未耳闻过的职业资格证书。

  此后,记者提出想要办理不在表格内的“月嫂证”,该卖家表示也能办理。“填表资料、参加考试,最快2个星期出证。”他介绍说,最贵的高级月嫂护理师证书,需缴纳5800元。

  当记者以不在北京无法参加考试拒绝后,该卖家又立刻回复,“我可以给你想办法解决”。

  为此,记者咨询了另一名办证卖家,他直截了当地回复说:“帮你安排替考,确保顺利拿证。”同样一张“高级月嫂证”,价格也跌到了1080元。

  而这两位卖家,在记者质疑证件真实性后,都斩钉截铁地表示,“全国通用,网上都查得到。”

  实际上,这套证书查询系统的入口依然是科技人才网,这让一切更像是无效的自我认证而已。

  “规避风险”的代理机制

  从2010年至今,这项科技人才工程已经存在近10年。它的“生存之道”之一,就是从不和办证个人发生联系。

  2017年3·15晚会曝光月嫂证造假现象后,科技人才网也更新了一条公告。公告认为,假月嫂证是“有个别别有用心得(的)人和机构,打着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名义做虚假宣传,并利用淘宝、微信等夸大宣传,严重影响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的声誉”。科技人才工程将配合多部门,加大查处假冒该工程名义非法从事虚假宣传,制作假证的力度。

  为此,公告进一步声明,该工程不对社会个人开放,所有下属机构均为法人单位,且“具备教育培训要求的培训场地、师资力量、完整的培训大纲等系列要求”。

  但记者查询,与科技人才工程合作的公司,大部分都不具备教育培训资质。

  3月12日下午,记者就此探访了科技人才工程负责单位——威海轩艺公司。但无论网站显示地址——威海市世昌大道89-2号,还是天眼查显示公司注册地址世昌大道99-A号,均未见威海轩艺公司的招牌与办公地。附近保安及商贩,也表示从未听说这家企业。

  该公司承认其证书是“商业证书”

  随后,记者以商务合作的名义,拨通了轩艺公司的办公电话。对此,一名自称公司员工的中年女性略显警觉,“我们公司业务主要在北京、上海地区,威海一般不接待来客。”说完,她以需要与领导商议为由,挂断了电话。

  次日,轩艺公司一位刘姓负责人联系了记者。“威海这边主要是网站的后台办事处,目前员工不多。”他回绝了记者前往轩艺办公地洽谈的要求,只说可以“出去谈谈”。

  在威海帝王宫市场外,记者终于见到了“刘总”。他表示,“各种证件培训,都可以谈代理合作。”至于合作方式,一般由代理商准备培训材料和培训师资,轩艺公司只负责“接收材料,颁发证书”。

  每张证件,轩艺公司都会以“抽头”的形式,收取一定费用,而据此前媒体曝光,类似“成本费”不会超过200元。而对于代理商的培训发证价格,刘总表示也很“变通”,“主要还是看你企业,你要在发达地区就收得贵点,中西部地区就便宜点,没个定数。”

  当记者最后问起,颁证单位是否为国家机构时,“刘总”明确答复道,是“商业证件”,但都是“合法的”。

  依照2017年人社部下发《关于公布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通知中,其明确规定:各地区、各部门未经批准不得在目录之外自行设置国家职业资格,严禁在目录之外开展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工作……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和企事业单位依据市场需要自行开展能力水平评价活动,不得变相开展资格资质许可和认定,证书不得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中华”“国家”“全国”“职业资格”或“人员资格”等字样和国徽标志。

  显然,由轩艺公司颁发的所谓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专业技术证书,没有价值,也不合法。

(责任编辑:单晓冰)

http://www.vxiaotou.com